第24章 流放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坐在龙辇上的皇帝眼帘微掀,露出一个细微的笑容,威严的声音响起:“原来是朕的状元阁老,有何事,说吧。”

    沈墨夜见皇帝发了话,便再次行了一礼,回道:“禀陛下,北方边界线传来消息,蛮族蠢蠢欲动,已有小股部队开始对我国境进行骚扰,恐怕是又要重启战事。”说完,他始终是保持着弯腰的姿势等待着皇帝的回复。

    龙辇之上,原本面带一丝慵懒笑意的帝王唇角那丝弧度慢慢的消失,他缓缓地坐直了身子,双眼看不出喜怒地盯着沈墨夜良久,蓦然道:“看来,沈爱卿对朕修仙塔之举也是有些意见啊。”

    右相闻言不由得一股怒气浡然而生,他乃三朝老臣,本就对这横空出世的妖道看不惯,如今见此人更是蛊惑皇帝做这种种动摇国本之举,当即白眉一竖:“国师也该有些分寸才是!我等身为臣子的本分便是进尽忠言,而不是似你这般故弄玄虚、搬弄是非!”

    右相等老臣闻言俱是面露喜色,当即便一掀袍摆就要跪下赞美皇帝有爱子之心,沈墨夜却仍旧弯腰站在原地,低下的面容上一派平静,似是在等待。

    果然,皇帝紧接着便开口道:“既然沈爱卿看不惯那北方蛮子犯我国威,那朕这便下令,封沈爱卿为平蛮元帅,替朕到边境去,将那些蛮子荡平吧!”

    此令一出,一众大臣俱是楞了一下,随即纷纷将目光投向那道始终保持着行礼姿势的身影,想要看看他是什么反应。

    凤初松开手任由剩余的鱼食纷纷洒洒落进水里,轻轻拍了拍手掸去残留的渣滓,方才转过身面对着沈墨夜,一双凤眸盯住他:“你是说,那皇帝派你去边界打仗?”

    沈墨夜看着她并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不知为何心中隐隐有些觉得不对,不过听到她问话还是点了点头。

    他点头的动作还没做完,便看见面前的人儿脸上蓦然露出一个冰冷的笑容,双眼瞬间墨色全褪,一阵狂风平地而起,自她周身猛烈地席卷而开!

    一声冷笑夹在那阵吹的他眼睛都睁不开的狂风中传来:“好啊,既然他这皇帝当腻了,本座就成全他!”

    “凤初!”眼见着女子袖袍一挥身形便要拔地而起,沈墨夜大惊之下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能耐居然穿破那层层狂风冲了过去一把揽住她的腰,“不可!”

    “闭嘴!”凤初也是没想到居然被他拦住,不过怕伤了他,身形还是顿在了原地,皱眉道,“人家都叫你去送死了,你还拦着我?”

    他们搬动着、背负着一块块沉重的巨大石块,那些不规则的粗糙边角将他们的脚板和手掌都是磨得鲜血淋漓,可是那些甩动着长鞭的监工不会怜悯,只要发现有人稍微动作迟缓了一些,那手中浸了盐水的鞭子便会在空气之中划出一道尖锐的呼啸声狠狠地抽在他们赤裸在外的皮肤上,混合着一声声惨叫,顿时就是皮开肉绽。

    他袖中的手掌缓缓地、缓缓地攥紧,沉默地闭上了眼。

    “臣也附议。”

    “臣不敢,”沈墨夜身躯更是弯下,声音却依旧平稳恭谨,“臣不过是看不惯那愚蠢蛮子竟敢妄想挑战我大乾威严,想要给他们个教训,还望陛下明鉴。”

    皇帝又是以一种幽深目光看了他许久,他不出声,其余的大臣也不敢有什么举动,整个平台上的气氛都陷入了凝滞,就在众人感觉到那道坐在龙辇上的身影给他们的压力越来越大到额角已流出冷汗时,皇帝忽然发出一声低沉的轻笑:“好啊,国师暂时不要再征调民夫了。”

    这是真正的倾一国之力……造人间炼狱。

    国师与皇帝还在队伍的最前方谈笑风生:“陛下请看,这便是未来仙塔将会落成的地方,有了陛下的诏令,各地的物资不日均会运到,这些民夫的数量还不是很够,贫道准备继续征调。”

    出乎他们意料,这位乾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阁老,如今正当得宠的的新晋权贵在听到这近乎流放的命令时居然仍旧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甚至还微微露出了一丝浅笑:“,臣领命,谢陛下恩典。”

    待到沈墨夜回到南山将此事与凤初一说,原本正手中握着一把鱼食不紧不慢往池子里撒的人突然动作一顿,紧接着那些原本游来游去在水面上争相抢食的红鲤都是猛地打了一个冷战,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狂甩尾巴潜回池底,聚在一起瑟瑟发抖地望着水面。

    ……

    国师见此情景,缓缓眯了双眼:“皇命已下,各位大人这是想抗命不成?”

    几人包括始终坐在龙辇上的皇帝闻声俱是看了过去,人群自动分开一条道路,露出了沈墨夜那张俊秀儒雅的面容,他缓步出列,面上表情依旧平和温文,躬身再次重复了一遍:“臣有事奏。”

    国师听到这话,眼神愈发莫测,缓缓道:“右相这般中伤于贫道可不大好,天道在上,人有旦夕祸福,祸从口出倒是最常见的一种。”

    对他这隐含威胁之语,右相毫不畏惧,仍是直直地怒视着他,国师眼中诡色闪动,方欲张口,一道清雅的声音便是在人群中响了起来:“臣有奏。”

    整个乾国现在都知道,那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下的国师大人已奉皇命开始征调民夫建仙塔了,皇榜贴出,各地的官府都派出了衙役挨家挨户的征调,不管是否自愿,只要是成年的男性,都必须加入到修仙塔的庞大队伍中,反抗者换来的无一不是一顿毒打,然后还是一样逃不过那沉重的徭役。

    沈墨夜居于高台之上,面沉如水地跟随在那一道明黄仪仗后,沉默地立在百官队伍之中看着下方那修筑仙塔的工地。这样居高临下的望下去,无数衣着破烂的壮丁在那一片巨大的盆地中来回穿梭,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蚁巢。

    一直忍着没有说话的右相这时实在是忍不住了,自队列之中踏前一步而出:“陛下,这般大兴土木已是兴师动众,若是还要征调民夫,恐怕全国的农田都要无人耕种了啊。”

    右相这话一说,当即便有不少清流老臣出列道:“臣附议。”

阅读宿世缘,凤凰劫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生小说网(www.3wx.org)



随机推荐:极品妖孽教师开局一个星球人皇武装撩妻成瘾:boss狠狠爱重生军婚:首长的福妻娱乐之我能无限升级王的一等狂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