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轻薄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不用,我今日不回城了。”

    “嗯?你今天不是还要上朝的么?”凤初疑惑地看向他,便见他对着她温温柔柔地一笑:“你比上朝重要。”

    凤初咬着果子僵住,那一口愣是没咬下去。

    沈墨夜面上已褪去了昨夜的潮红,此时反而显得有些苍白,见凤初站起身看他,扬扬手中的野果子:“凤初饿了吧?”

    凤初惊到,猛地后退了两步。

    他这是在提醒她昨晚的事?

    凤初强自沉静了面色,伸出一只手阻在她和沈墨夜之间:“沈公子不必如此介怀,昨晚你中了那女妖的毒,所行之事不受理智控制,可以理解。何况,你我之间除了……也并未发生什么过分的事。”

    凤初语塞,沈墨夜握着她的手一个使力趁着她没反应过来就将她拽进了怀里,凤初条件反射就捏了个防御法诀,又突然意识到他一介凡人承受不住,有些手忙脚乱地又收回法诀。

    这么一放一收的功夫,沈墨夜已经搂好她凑近了她的脸,依旧是温温柔柔地笑:“是这样?”

    “还是……”他挑高嘴角又趁凤初慌神之际低下了头,在她唇边舔了一下,“这样?”

    凤初彻底呆成了一座雕像。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O(n_n)O~~----

    南山。

    凤初倚在池边的青石上,面色沉静淡漠,眼神——茫然。

    沈墨夜行了那轻薄之举后就很干脆地两眼一闭昏了过去,留下刚刚掐了个晕眩咒还没来的及放出去的她呆住。一探他脉象,凤初才发现昨夜女妖给他下的毒虽被丹药压下,但余毒却钻进了他的脏腑,伤了元气。凤初一张脸红了又白,白了又青,机械地御风把人带回了南山。

    她在那里设的大阵除了作迷阵防御门户外还有聚灵的作用,聚集来的天地灵气都汇在了那口池子里,于是凤初便直接将沈墨夜扔进池子里泡着去了。

    而她就倚在池边的青石上开始捋捋自己有点僵住的思绪。

    眼神茫然了半天,她猛然间想起那滴血,手掌翻动,那滴殷红的血珠便浮现而出。此时正值沈墨夜中毒失去意识之时,若要彻底验证他身份,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

    凤初虚握着那滴血起身望向平静的池水,面色几度变幻,却迟迟未动。

    直到平静的池水被搅乱,沈墨夜挣扎着从水里坐了起来,湿漉漉的长发逶迤在水中,有几绺贴着他线条优美的下颔。见凤初看不出神色地站在那里,便出声问道:“阿初……我怎么在水里?”

    凤初垂了垂眼睫,手心的血珠无声地收了回去,道:“你身体里余毒未清,这池水可以助你祛毒。”

    沈墨夜撩了撩耳畔湿掉的发,沾了水的眉眼愈发俊逸,他闻言点了点头,思索了片刻,对凤初道:“阿初到我府中住,可好?”

    凤初怔住。

    沈墨夜见她不答,索性起身走到池边仰头看她:“可好?”

    凤初低头,见他上身探出池边,只留下腰腿和发梢还泡在水里,正拿他那双狭长深邃的双眸定定瞅着她。

    她俯下身,突然捏住了他的下巴微微抬起,以防他又做出轻薄之事,她这回先挥手给他下了个定身咒。

    沈墨夜发现自己动不得,对她温柔地笑了笑,有些苦恼地道:“阿初居然这样提防我。”

    凤初没理他,昨夜她在洞外,将他呵斥那女妖的一幕尽收眼底。

    原以为他除了这张脸跟陌邪一样便再无相同之处了,现在看来……倒是她看走眼了。

    那“滚开”二字,深得她心。

    她冷不丁被他拉地一个趔趄,也不禁羞恼了几分,就要使法力挣开他。这一催动法术,体内神力忽然一阵激荡翻涌,眼前一黑就是一口血溢到了喉头。她暗道糟糕,到底不是自己的身子,不过动了些手段收拾那女妖,这具临时寻来的彩雉躯体就有些承受不住她的凤凰神力了。

    凤初晃晃脑袋压下眼前的模糊,便见身前搂抱着她的男子仰起头,轻轻柔柔地舔上了她方才没压住溢出唇边的一丝鲜血。

    凤初抱着昏过去的男子重重地喘了口气,也顾不得别的,顶着还红着的一张脸强打起精神从袖中又掏出一粒丹药塞到他口中,然后才原地调息起来。待到她调息完毕睁开眼,天已泛白,而洞中竟只剩她一人,沈墨夜不见了踪影。

    她松开嘴轻咳了一声:“沈公子真会打趣。”

    沈墨夜眉眼温和地又往她身前走近了一步,伸手轻轻揩去她嘴边沾上的果肉,声线迷人:“阿初……我是中毒,又不是失忆。”

    凤初脑袋“轰”得一声,出生以来头回感觉自己脸皮滚烫得要命,她连忙伸出还有些发软的手推他,声音都结巴了:“你、你做什么?!”

    沈墨夜一双墨瞳迷茫缱绻地看着她,面上是皱着眉隐忍的表情,沙哑着好听的嗓音道:“阿初……别拒绝我。”

    沈墨夜听了,却面色不变地直接抓住了她挡在两人之间的那只手,慢悠悠地反问道:“除了……什么?”

    除了……他对着她又搂又抱,还……舔了她的事……

    她急忙起身,便见洞外进来一个颀长的身影,正是沈墨夜。

    他只着了一件单衣,凤初才发现自己身上披着他的月白色长衫。

    凤初咬了口果子,看了看天色道:“这一耽搁就是一晚,一会儿我送你回城。”

    凤初见他虽面色不好,神色却依旧如平日般温和从容,当下也没明白状况,暗自猜想他许是那时神志模糊不记得了,于是亦神态自如地接过果子,又取下长衫还给他:“多谢。”

    沈墨夜嘴边噙着温和笑意:“不客气。”

    凤初怔住,一时忘记抽出自己被他握住的手,那人却得寸进尺地揽住了她的腰,又喃喃了一句:“阿初。”

    “你现在中毒不清醒,我不跟你计较,先放开我。”凤初去扯他环在自己腰间的手,却又被他另一只手勾住了脖子。

    “你……你……”凤初脸红得要滴出血来,颇有些狼狈地游移开视线,他、他居然用陌邪的脸说出这样的话!

    眼见着男人又要凑上来,她忍着又吐了一口血,硬是催动神力捏诀将他弄昏了过去。

阅读宿世缘,凤凰劫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生小说网(www.3wx.org)



随机推荐:职业粉丝打开方式错误的守护神咒都市之破案太子爷TFBOYS:诺即诺离玄幻之无上垂钓前妻安息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