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入凡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她!

    沈墨夜脚步猛然顿住,不敢置信地看着女子背对他的身影,目光定在她手中那只与十年前一模一样的花灯上时,心中陡然震颤起来:是她么?是她么?

    凤初察觉到身后动静,缓缓转身,看到了戴着面具的男子。

    年关一过,很快就是元宵节。

    凤初凤眸流连在那添了成熟的脸上,弯了弯唇:“沈公子。”

    沈墨夜怔住,差点压抑不住心中翻然涌起的惊喜。

    她还记得他。

    凤初又一颔首,于她而言,与这人的相见不过是几天前,可于沈墨夜,却是实打实的十年光阴,她看到他眼中的欣喜,那是从未在陌邪脸上出现过的表情。

    他跟陌邪不一样。

    凤初微垂眉眼,道:“不打扰沈公子游灯会了,我先走一步。”

    “且慢!”沈墨夜情急之下跨前一步喊道,他眉目间有些许窘迫,“姑娘可有结伴而行之人?”

    凤初看着他:“无。”

    沈墨夜闻言,目光灼灼地直视着她:“那,不知在下可有荣幸成为姑娘的结伴而行之人?”他垂在身侧的手指紧握在一起,心底的紧张更甚过当年他在金銮殿上答殿试之时。

    凤初看着面前的这个凡人神情中透露出几分执拗,想了想,笑问道:“我若与公子同行,公子家中妻眷得知,可要苦恼了。”

    沈墨夜想都未想便开口道:“在下并无妻室。”他似是反应过来自己方才有些急切了,耳尖微红,却也不退缩:“我等姑娘,已有十年了。”

    纵是沈墨夜这些年来已经练就了官场上从容淡定的本事,此刻也有些手足无措,怕被拒绝的情绪扰乱着他一向冷静的思维。而那个美丽的女子听了他的话,只是微愣片刻便轻笑了起来,应了声:“好。”

    凤初应下他那一瞬间,男子豁然明亮的双眸令四周的灯海都失了灿烂的颜色。

    两人漫步在街道上,凤初提着花灯,嘴角的弧度虽浅淡,却始终挂着。她戴上了面纱,因而与身旁同样用面具遮住脸的沈墨夜这样走在人群中也没引发出什么骚动。

    周围人潮熙攘,沈墨夜走在她左手边,有意无意地用身子将她和人群阻隔开来。凤初看在眼中,嗅着空气中浓郁的红尘气息,这数万年一刻未停的焦虑挣扎,似乎一夕间都烟消云散,难得的宁静,令她微微有些恍惚。

    人间与天界,真的离得很远哪。

    “姑娘……”

    “凤初,我叫凤初。”

    沈墨夜面具后的脸染上温柔笑意,说话间声音更是柔和了三分:“……凤初。”

    “嗯,什么事?”

    “看街边的这些小玩意儿,你可有想买的?”沈墨夜道。

    凤初看了看那些摊位,摇摇头,眉梢却是愉悦的:“看看就罢,没甚么想买的。”

    沈墨夜却拉着她到了一个糖人摊子前,对摊主要了一个花灯状的糖花塞给她。

    凤初有些呆地看着塞给她的糖花,沈墨夜付了银子转头看到她的模样不禁笑了:“可以吃的。”

    凤初撩起面纱小小地咬了一口,被糖花的甜味讨好到,微微眯着眼又咬了一口,看得旁边男子的眼神中笑意更深。

    凤初吃了糖花,沈墨夜又寻了其他的小玩意儿给她,这一路上游玩着,所见所闻是凤初从未体验过的新鲜。

    一直到灯会散去,凤初才察觉到时间的流逝,她停住脚步扬起头对沈墨夜道:“沈公子,灯会已经结束,我也该告辞了。”

    沈墨夜将手中替她拿着的小玩意儿递给她:“凤初,这便要走了么?”

    “嗯,今日很是尽兴,多谢沈公子。”

    “凤初……”沈墨夜看着她欲言又止,终是开口道,“我欲寻你,该往何处?”

    凤初将手中灯笼给他,勾了勾唇角道:“寻我作甚?”

    沈墨夜不语,只是笑意深深地望着她,凤初却看见了他泛红的耳尖,她默了一默,唇边笑意扩大:“我住在南山,你若要寻我,拿着灯笼去即可。”

    “是。”青鸾顺从地领了命,凤初想了想,手腕一翻变出一根七彩翎羽递给他:“这个你拿着,若有事不得不唤醒本座,便将它用法力点燃,本座自会有所感应。”

    青鸾双手接过翎羽,有些担忧地道:“容青鸾多嘴,君上好端端的,为何想起历劫了?”

    流言传到沈墨夜耳朵里,他只是轻描淡写地笑笑,未曾费心澄清什么,在他看来,有个断袖的名声不见得就是坏事,最起码朝中那些大臣不用整天想着怎么把自家闺女往他府里塞。

    没了那温润的表情,这身姿分明便是陌邪。

    两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最终还是沈墨夜打破了静寂。他摘下面具的手有些颤抖,声音也有些艰涩:“姑娘看着好生面熟。”

    凤初抬起头看向前方,眼中映出凤神殿前变幻的浮云掠影,并未回答他的疑问,而是几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

    青鸾莫名觉得,那袭华美的凤袍掩映着他家君上,隐隐竟透露出几分决绝。

    沈墨夜走到她面前隔着一臂之距之处,又克制地停下了脚步,望着眼前人的眉目柔软清隽:“没想到姑娘还记得在下。”

    凤初颔首,亦柔了眉眼。沈墨夜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张了张口只下意识道:“姑娘这十年过的可好?”

    只是他有时也会暗笑自己荒唐,等一个只见过一面的女子等了十年。

    然而这十年,那女子都未再出现过。

    突然想起十年前大概也是这番场景,他少年意气,一路猜着灯谜撇下童儿进了灯海深处,且行间,便看见了她……

    沈墨夜围着黑色的鹤氅缓缓随着人流穿行在灯火灿烂的大街上,身边未带随从,不过暗处有暗卫跟着,倒也不怕出什么意外。

    他面上戴着的正是那个青瓷面具,一路漫无目的地闲逛着,不知不觉间走入了灯海深处,越往里灯的谜面越难,是以走着走着,便只剩他自己了。

    一道青光落在她面前,青鸾依旧跪得板正:“君上有何吩咐?”

    “本座要闭关一段时间,神魂入凡间历劫参道,你守好凤神殿,莫要让人扰了本座。”凤初面色平静,淡淡看着他交代道。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O(n_n)O~~------

    十年过去,沈墨夜以而立之龄,成为乾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内阁大臣,只是这位新晋的权贵不知为何,至今仍独身未娶,京中不禁渐生他有龙阳之癖的流言,不过凡是谈论此事的人都立马会招来京城里姑娘们的横眉反驳:“胡说,沈郎光风霁月,岂会是那种人!”

阅读宿世缘,凤凰劫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生小说网(www.3wx.org)



随机推荐:卿卿不语末世存活指南假面骑士之吾为不死鸟千年僵尸在都市99次离婚:厉少,请低调老师来了叫我喔学神每天等被撩[重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