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灯笼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没有又怎样?”凤初不想再与一介凡人浪费时间,更多的是她不想再面对着一个如此像他却不是他的人。她直接转身准备离开,手腕却第二次被人拽住,不等她发怒,手心便给塞进了一根细长的竹竿。凤初看着竹竿那头红艳艳的灯笼难得有些糊涂,随即便惊疑不定地抬头看向沈墨夜。

    男子收回手又告罪了一声,对凤初清浅一笑:“灯会里的花灯,若是猜出了谜底便可领走,姑娘头次来,不知也是正常。”

    凤初默了一瞬,才道:“……谜底是你猜出来的。”

    压抑着心头刺痛和衍生出的愤怒,凤初眼底的七彩神光深不见底,面上无一丝表情。区区凡人竟敢拥有与那人相同的容貌……她隐在宽大广袖下的指尖动了动,心底的暴虐之意掀起,几欲按捺不住出手剥夺了这张脸的冲动。

    青丘帝君家的居所冬暖夏凉,今日因着为又新添的小帝姬设宴更是难得的热闹了一回。苏颢帝君夫妇忙着招待四海八荒的来客,中途偷得一小会儿闲暇,苏颢便见高坐在一旁雅席上的凤袍女子捏着酒杯出神,出神的对象正是女子脚边的一只灯笼。

    “凤君,可是酒菜不合口味?”

    凤初目光从灯笼移到走到这边的苏颢脸上,举了举杯将酒送入口中,抿唇道:“青丘的酒宴一向受众仙称道,自然很合口味。”

    苏颢看了眼灯笼,若有所思:“凤君不会思凡了吧?”

    “乱说什么。”凤初无语地收了灯笼,“来青丘之前一时兴起去凡间逛了逛罢了。”

    “倒也是,毕竟你找那人也找了这许多年,现在依旧未死心?”

    凤初不语,只是又举杯咽了口酒。

    苏颢挑眉,手中一转便凭空捞了把折扇出来晃着,有些意味深长地开口:“我前两天上三十三重天洪荒祭殿为小女取命格批文时,倒是偶然翻到了些有趣的东西。”

    凤初见他眼中略有深意,不由得顺着他的话问道:“什么有趣之事?”

    他道:“我翻动批文时,碰落了架旁一本古籍,观是有些年头的便多瞅了两眼,不想还真教我知道了些秘辛。”

    “哦,秘辛?”凤初挑了挑眉,等着他接着往下说。

    苏颢也没卖太久关子,顿了顿就继续讲:“这秘辛与上神之位的兵解之法有关,众所周知,这兵解之法最为惨烈,下场无一不是魂飞魄散。可我翻了那本古籍才知,兵解虽然凶险万分,也不是没有一丝生机的。当年洪荒众神以身化天地,倒是给我们这些后辈神仙留了些福泽。那古籍确实年头久了,到此处便残破起来,不过那模糊的大概意思我猜了猜,八九分该是说,总有些有大缘法的神仙能得之庇佑,留得一线生机。”

    凤初敛着眉目半晌未动,那握着酒杯的五指却慢慢收紧。苏颢见她这样子,也默不作声,笑吟吟地坐在那里很有耐性地等着凤初的反应,良久,才听女子低低地道了一声:“多谢。”

    听闻这一声谢,苏帝君用扇子遮住下半张脸笑得一双狐狸眼眯起:“凤君不必客气,我们狐族整日呆在青丘少有出门,这不过找找乐子而已……哎,凤君这是去哪?”

    凤初步子不停,只回道:“上三十三重天。”

    “这么急?”苏颢拿下挡在脸上的扇子,忽然又想起了件事,叫住就欲离开的凤初,“对了,你莫忘了避着点。”

    避着什么苏颢未明说,不过两人心里都是清楚,看他目光温柔地望向一边忙着的自家夫人,低声道:“能给他找点麻烦,何乐而不为?”凤初便稍微柔和了眉目,对他道:“你家女儿很可爱。”

    苏颢愣了下,品过来她话中劝慰之意,当下折扇又挡了下半张脸笑了起来。

    凤初闭了闭眼,面具下是见不得光的表情。

    她晓得凤神不该如此软弱,可那蚀骨思念,又如何能破?

    沈墨夜的心跳有生之年头回乱了它一直有条不紊的节奏。

    远处似有小厮在唤着“公子”,沈墨夜偏头看了一眼又转回头,面上浮起温柔明朗的笑意,对凤初道:“那,便当在下送予姑娘了。”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O(n_n)O~~-------

    她突然转了身欲提步离去,而从刚才开始就担心这姑娘是否有什么病痛或想不开的沈墨夜一惊,气息牵引下下意识上前一步便拽住了那纤细的手腕。

    凤初被手腕上突如其来的温热触感烫到一般,低头看到握着自己的那只手,骨节分明又修长的手。

    他索性搬了个凳子坐到此处,笑道:“怎么,我观凤君可是有些迷惑之事?”

    凤初拎起酒壶又给自己斟了杯酒,一边抹平袖口褶皱一边道:“迷惑算不上,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

    凤初看着呆住的人,方才那一瞬因错觉而生的希冀像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消失得无影无踪。她扯扯唇角,使了法力拂开他:“公子还有何事?”

    她的声音淡漠,若是青鸾在此必定早已伏地不起,这个样子的凤初上神,无疑是已经动了怒气的。

    沈墨夜似乎有些惊讶地看着她:“姑娘从未来过这花灯会?”

    沈墨夜不知怎么的被迫退了两步,眼中讶色闪过,不过少顷便消逝,他歉意地对凤初笑了笑:“是在下失礼了。”他指指刚才那只小鸟形状的花灯:“这花灯姑娘不要了么?”

    凤初瞥了一眼那灯,想起字条上的谜面,再看眼前人的脸,心中更是一痛,说话的语气当下又冷了三分:“本就是挂在那处的,何来要不要之说?”

    凤初的思绪从遥远的从前渐渐拉回来,身前的男子见她久未言语,疑惑地又唤了一声:“姑娘?”

    她默然不做声,只是隔着面具细细打量沈墨夜,他确实生了一副和那人别无二致的容貌,只是这具凡人皮囊远无那孤傲冷绝的尊贵气息。陌邪,是寒冰王座上高高在上的帝王,沈墨夜,是俗世凡尘烟花三月中携着春风暖意缓缓而来的陌上公子。

    陌邪的手。

    她有些失态地猛然抬头看向那张脸,连面具都因为她过大的动作一下掉到了地上。沈墨夜在下意识地拽住了人家之后才反应过来不妥,正欲松手道歉,便见掉了面具的女子抬起头,视线瞬间对上了一双流光溢彩的凤眸。

阅读宿世缘,凤凰劫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生小说网(www.3wx.org)



随机推荐:圣光牧师[网游]不灭修仙诀软饭王之最强特种兵名门隐婚:独宠嚣张小萌妻公主金玉在外不败武帝炮灰加了红包群[快穿]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