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魔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凤初闪耀着七彩光芒的凤目一瞟,果然整座魔都都空了!她当下不再犹豫,背后陡然生出一双遮天蔽日的夺目凤翼,化作一道霞光追寻那道神识而去。

    不周山。

    魔界的所有大军严阵守在此处已有七日,立于千军万马最前方的男人抬头望着雷电愈发狂暴的不周山顶。

    她神色一凝,一双红宝石般的眼眸瞬间七彩光芒大作,身上纯白的羽毛自头部翎羽开始,如同撕开伪装般几息间便成了夺目的彩羽。

    他是魔界的帝王,墟渊一破,魔界必将不复存在,他绝不允许这种事发生。

    “轰!”一声巨响,天地仿佛都颤动了起来,陌邪肃目望去,原本被五彩石填补的缺口已大开,滚滚天灾化作烈火、洪水、雷暴交替的万丈洪流疯狂地扑落九天。

    魔界大军动了,结成一道黑色的壁障死死拦住了那道洪流,陌邪缓缓伸出双手,庞大的神力加诸其上。然而洪流如一头渐渐苏醒过来的远古凶兽,开始露出了他狰狞的爪牙。眼看着壁障将要被洪流冲散,陌邪狭长深邃的双眼扫过脚下的万里河山,义无反顾地迎着洪流飞身而上,远古的灾难全被他一人以血肉之躯尽数挡住,但不过初初一个碰撞,便有殷红的液体自他唇畔蜂拥而出。

    他回头望去,在撞上墟渊的一瞬看到了携着漫天七彩云霞而来的女子。

    陌邪柔和了眉眼,最后能看到的是这样美的画面,也不错。

    凤初赶到时,看到的便是那道熟悉的身影如飞蛾扑火般撞上足以毁灭他烛火的一幕。

    她心神俱裂地大喊出声,他似有所感般在最后一刻回过了头看向她,随即便是覆盖了天地的巨响和轰然爆发的茫茫白光。

    凤初愣愣地大睁着眼,一片白光中她什么都看不见,只记得方才他撞上去的那一刹那,被血污了的苍白薄唇动了动。

    他说:“原来我的小鸟儿这么好看……”

    待到白光终于散去,原来不断倾泻下天灾的墟渊已被一片黑雾覆住,虽然有些薄弱,但终究是被再次封印。凤初颤抖着手抓过一个魔卫:“魔帝呢?”魔卫只是血红着眼,却没有答话,但那压抑不住的此起彼伏的悲鸣和嘶吼已经给了她答案。

    凤初收紧五指,突出的骨节青白的吓人,她死死瞪着魔卫:“说话啊!回答本座的话!你们的魔帝呢?!陌邪他到底在哪?!”

    “放开他吧,这位凤族的上神。”一道金光袭来,凤初抓着魔卫闪身避过,抬头,便见天际仙光缭绕的神界中人。

    她对着刚刚出手拦她的天帝冷笑了一声:“本座放不放他一个魔界中人,什么时候需要天帝来管了?”

    天帝面上一片悲悯地望向那片黑雾:“陌邪帝君既以身化封印,代价便是魂飞魄散、灰飞烟灭,这魔界众生也是六界生灵,本帝自然要代为照抚一番。”

    “你说什么?”凤初眼中的七彩光芒隐隐泛红,天帝于是用先是惊讶然后又是更加悲悯的眼神看着她,却是没有再与她多加言语。

    凤初也不需要他再多说什么了,她怔怔地看着一望无际的已变为血红的大地,双手早已不知不觉地放开了那个魔卫。她不想去猜,也不敢猜,那大地上的血红惨烈是不是就是他……他的血肉……

    凤初从前觉得,陌邪是魔帝挺好的,自己做一方之主,要不就他那脾气,任是谁做他的顶头上司,都够呛。

    可她从没有如现在这一刻那样希望,他若不是魔帝,该有多好。

    凤初脑子里嗡嗡的响,一切声音都离她远去,入眼唯有满目血红的天地,刺眼,更刺心。

    “唳!!”

    凄厉的凤鸣响彻天际,翅若垂云的巨大彩凤掀起一阵飓风直冲墟渊而去。

    “上神!”

    此时的凤初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她周身翻然涌出接天蔽日的凤凰真火,神界众人看着她那不管不顾的疯狂势头都瞬间变色,赶紧撤身退到万里之外:“她这是疯了不成?!”

    恰在这时,天边涌来望不到尽头的乌云,众仙细细看去,竟全是神鸟仙禽!

    熊熊火焰滔天燃起,火海之中,那些神鸟仙禽自发地护住魔界兵马,和着那一声悲切过一声的凄厉凤鸣,盘旋哀歌。

    而万鸟之上,无尽火海中,原本狂暴的烈焰在接近墟渊上那薄弱的黑雾时陡然安静下来,空气中似乎划过一点晶莹。

    凤凰一族,至阳,生而无泪,所以,世间只看到那日漫卷天地的火焰,决绝地焚尽了墟渊。

    那是多年后的她才明白的,彼时的凤初还不晓得,这句话会那么恰当地应在她和陌邪身上。

    那一日,凤初如往常一般动动身子往陌邪怀中又缩了缩,找了个舒服的地方闭眼昏昏欲睡,却被陌邪伸手从怀中拎了出去,她已经很久没有离开陌邪的怀抱了,颇为不适应地抓了抓爪下冰凉的玉架,看向把自己拎出来的男人。

    陌邪踏出殿门没多久,便化作一道墨光瞬间消失在天际,凤初压下心底隐隐的预感,整了整羽翼打量着他布下的阵法,全是对外防御类的,并且还布了数十层之多,他要干什么?

    洪荒时共工那一撞,女娲娘娘耗尽心血炼石将不周山顶的那个大窟窿给补上了,但后补的就是后补的,那处从此便危险异常,空间乱流肆虐,被称作墟渊。而随着时光流转,数十万年过去,女娲娘娘的封印也日益减弱,近万年来,已几近崩溃。

    陌邪负手看着墟渊,面色如水。

    陌邪手指梳了梳她恢复凤身时长出来的七彩翎羽,道:“今日孤要出门办事,不可带你,莫要到处乱跑。”

    凤初了然,偏头扯回他手里的翎羽,看了他一眼后便接着自顾自地打起盹来。

    “陛下!陛下不可啊!!”他听到他的臣民急切的呼唤声,然而命数早定,今日注定是他的陨落之时。

    突然一股熟悉的气息迅速接近,耳中传来女子陌生的呼喊:“陌邪!”

    凤初有些不安的在殿中等了七日,陌邪始终并未回来,而且更加让她不安的是,整座魔皇宫,不,整座魔都好像都空了,死寂的没有一丝声响。正在她越来越坐不住时,她分出去的那缕神识猛然震动了一下,几乎快被打散!

    凤初“腾”地从玉架上跳了下来,终是再等不下去了,陌邪到底去做什么了?为何她的神识竟有要崩溃的迹象?!

    这一刻,世间所有修得了灵智的仙禽神鸟心神巨震,霍然抬头望向天边,随即纷纷毫不犹豫地振翅飞向同一个方向。

    凤初振翅一飞,穿过了陌邪的重重阵法直冲天际而出。

    “唳!”一声清澈威严的凤鸣自魔皇宫上空陡然响起,如潮滚滚散开,七彩云霞涌动中一道女子身影脚踏祥云浮现。

    凤初后来走遍六界去寻换回陌邪的法子时,在人界的一个茶馆歇脚时听到一个说书先生说了句话,霎时间潸然泪下。

    那个说书人略带些感叹地这样说道:“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陌邪看着手里的翎羽溜走,墨色的眸子望向已经打起盹的小东西,神色有些晦涩,突然伸手在玉架周围布下了层层阵法。

    凤初感觉到周身神力异常涌动,猛然睁开眼,却只看见男人踏出殿外的身影,那周身的戾气较往日重了不知多少,几乎如同漆黑的夜幕一般笼罩在那道身影左右。她有种不好的预感,悄悄分出一缕神识附着在他耳后的发丝下,以她的道行,这样微弱隐晦的一缕神识自然足以瞒过他。

阅读宿世缘,凤凰劫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生小说网(www.3wx.org)



随机推荐:总裁鬼夫,别宠我重生之最强商女赤血龙骑邪霸都市登天路本丸到处见鬼[综]惊涛拍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