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强袭敌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十天粮食!

    对这些白波军来说,粮食比什么黄金珠宝都宝贵得多了,所以听到这个赏格,一个个都两眼发光,大声叫着冲了上去。

    当然,也有一些同样被尿淋到的人什么都听不进,但是同样激动地在冲锋……

    猛然间,一股尿骚味扑面而来。

    那箭一离弦,当即便响起尖利的啸声,冲天而去。

    冲天箭是军中常用名称,其实就是俗称的响箭,因其啸声尖利,传得极远,安静时数里外皆清晰可闻,因此通常用来示警,或是作为约定的某种信号。而这一次,三支冲天箭就是他跟李堪约好的进攻信号。

    冲天箭一响,李堪这边马上就注意到了。待三支箭射出,李堪面容一肃,大声下令道:“所有人,随我出发!”

    白波军主营也不是很大,李堪等人转眼间就绕到了西门。此时白波军也正在匆匆忙忙地赶来,原有的仅仅百名守门军士几乎相当于毫无防备。

    关键的是,之前副营几次遇袭,援军都是从这里出去的,所以现在门外一片开阔,干干净净,拒马什么的一个都没有。

    李堪知道机会稍纵即逝,当下长矛一举,大喝一声:“兄弟们,跟我冲!”便一马当先地冲了上去。

    其余士兵见他如此英勇,大受鼓舞,无不高喊必胜,跟了上去。

    李堪马快,片刻间就冲到了门前,门内的几名白波军站在栈桥上居高临下手持削尖的木杆向他刺来,只见他大喝一声,单手勒起马头,另一手将长矛一扫,将那几根木杆统统拨开。

    紧接着,李堪一声暴喝,双手持矛斜向上一刺,但见矛出如电,刺向了面前的大门,那大门足有半尺厚,竟被他一下刺穿不算,还连门后站着的一名白波军也给刺了个对穿。

    李堪见那人惨叫一声,捂着肚子摔了下去,哈哈一笑,又飞快地连出两矛,把离他最近的两人依样刺死。

    附近的白波军见了他的威势,魂为之慑,纷纷往两边避开,生怕被他的长矛“点名”。

    后面的新军步兵也赶到了,一个个矛戟兵隔着墙跟里面的敌人对战,另外却有数十人将身上的绳子取下,专找缝隙处将绳子套进去,紧紧绑在作为墙基的圆木上。

    随后每条绳子都聚集了数十人,如同拔河一样,喊着口号齐心协力地向后拉,谅那些圆木不过埋下三尺深,如何能抵挡得了数十人的拉扯,仅仅片刻,在一阵喀喇喀喇的断裂声中,由数十根圆木组成的一段木墙便被众军士给拉倒在地上。

    此时,白波军的大部队才刚刚到达此处,正在陆续进入防守位置,谁能想到居然连墙都倒了,顿时又有好大一批人陷入了短暂的失神当中。

    李堪可不管他们在想什么,当即又高呼一声:“为了河东,为了都尉大人,大家冲啊!”

    两千步兵高呼必胜,如同潮水般从木墙倒下的缺口处涌入,纷纷杀向了猝不及防的白波军。

    因为大部分白波军都被派去追击卫仁了,留守的不过两千人左右,仅跟新军步兵数量相当。

    而白波军的装备却普遍逊于新军,试问那些拿着木棍竹竿的人如何跟拿着环首刀的人打?

    两个回合下去,丈许长的木棍就被砍成了两尺长的短棍,简直毫无威胁。

    当然其中也有不少装备精良的白波军,但他们跟新军比,无论是体力还是气势都落在了下风,双方厮杀片刻,白波军就节节败退。

    当然他们现在并没有跑出十里那么远,这只是一个说法而已,纯粹是为了嘲讽白波军编出来的。

    白波军一听,骚扰了我一晚上不算,今晚上还想再来?想到这极其恶劣的行为,顿时人人大怒,本来又饿又累的身体好像注入了一股新的活力,原本想要放慢的脚步反而开始加快了起来。

    因为竹筒跟箭矢差别较大,里面又装了东西,所以就算是抛射也没射出多远,基本也就四五十步的样子,但是因为本来距离也就百步左右,加上白波军一直在跑,而弓手们还停了一下,所以这些竹筒基本都射到了白波军队伍里。

    卫仁看到白波军的样子,一边催促大家加快脚步,一边对身边亲兵道:“射冲天箭。”

    那亲兵也是骑了马的,所以颇有余力,闻言当即从箭囊中抽出三支特殊的箭来,一支一支地对天射了出去。

    卫仁见此,马上也让他的队伍加快了一点速度,不过基本上跟敌人持平。

    这般又跑了一里多地,白波军终究体力不济,速度又慢了下来。

    两千步兵在李堪的带领下迅速往白波军主营方向急行军而去,在距离其大门不到两百步的时候,突然方向一转,绕向了西门。

    已经在大门内做好了准备,甚至还有点紧张的白波军突然一愣,有点不知所措,随后在小头领和队长的喝骂下才手忙脚乱地跑向西门,顿时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大部分白波军看到敌人放箭,下意识地举起了盾,但还是有不少人反应较慢,被竹筒打到了身上,竹筒上本就盖得不严实的盖子顿时在撞击中飞了出去,竹筒里的液体也随之迸溅出来。

    其中某个小头领看到那是竹筒,为了显示自己的本事,直接对着飞向自己的一根竹筒把刀一挥,顿时就将那竹筒一刀两断,然而还没等他得意,只见还在空中的竹筒里有某种淡黄色的液体喷出,当头浇下,淋了他一脸。

    已经出离了愤怒的小头领怒吼一声,把刀向前一挥:“都给我冲,冲!谁能杀了官军的主将,我赏他十天的粮食!”

    此时,新军三千弓手已经在卫仁的指示下叫道:“白波小贼,你爷爷的尿滋味如何?”

    那小头领抹了一把脸上的液体,又闻了闻,确实是尿骚味没错!他从小到大,何曾被人如此侮辱过!

    不过把敌人引出来只是开始,真正难的是让敌人留下来,至少不能回去那么快。

    好在卫仁也是早有准备,催促大家加快速度,跟白波军拉开了一点距离,便让大家放慢了脚步,同时跟着他大喊道:“多谢兄弟,十里相送,今晚有空,再来探望!”

    卫仁估计差不多了,让队伍加速跑了一段拉开距离后,下令道:“射竹筒!”

    只见弓手们纷纷停下脚步,拿出了一支细长的特制竹筒来,将其搭在弓弦上,拉完弦朝着敌军的方向抛射了出去。

阅读纵横三国之仁者无敌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生小说网(www.3wx.org)



随机推荐:妃常调皮:小妻萌萌哒大国重器死亡通缉令十月蛇胎影后是国师[古穿今]仙农岛主史上最强狗熊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