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复活之人(接第七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说着有些恼怒的梵哲一脚踢向路边的石头。

    “砰”只见那脸盆大小的石头被梵哲一脚踢出数丈远。

    梵哲一脸惊讶:“我好像没力气这么大!就算张志的那具身体也没这么结实,何况现在是梵哲!”

    ……

    三五下猛踢之下,那碗口粗的树竟直接被他踢断了。

    “上天沒赐予我系统,赐予了我力量吗?小说里果然都是假的,还是动画片可信点!”

    他很怪异,言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父亲的病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不行!玩过头了,我得赶快回去。”梵哲说道。

    贪玩的心性依旧还在。想起了卧病在床的父亲,他拍了拍破烂衣物上的灰尘、木屑,快步向鸿沟镇走去。

    父病于心,归家心切。他健步如飞,一溜烟的功夫便到了镇前。

    破衣烂杉的他想着近来发生的事,自顾自的走着。刚入镇,耳边便传来一些议论。

    “这哪来叫花子啊?”

    “诶~他好像是那梵家的公子啊!”

    “听说他把祖宗留下的老宅都输了。”

    “哎呀~他就梵哲啊!”

    “以往总不见出门,听说是家中请了先生教学。本以为是个儒雅书生,没想到竟是个赌鬼!”

    “是啊!是啊!宅子、田地都输了呢!”

    ……一群人在议论着。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听着众人所说的这一切,梵哲只是咬了咬牙,并没有其它的举动。

    这些都是他自己犯下的,众人并没有夸大,所说之言句句属实,他再恼再怒又能怎么样呢?难道还要上前争论一番?与他们打上一架?

    情绪低迷的他,旁若无人地继续走着,身后时不时有议论之声传入耳中,有人更是对其指指点点,戳其脊梁。

    眼不见为净,耳不听为清。

    梵哲捂着耳朵、低着头,如过街老鼠般落荒而逃。

    走到家门前,正准备推门而入时梵哲愣住了。慌不择路的他,凭着记忆竟不自觉的走到了梵府门前。

    可此时的梵府却早已不再是梵府了。抬头望去,只见匾额之中写着“钱府”两个大字。

    如同石化的梵哲脸色阴晴不定。他幽怨长叹道:“我注定永远是个赌徒吗?”

    ……

    “我既然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要让我活过来?为什么?”

    “钱!万!贯!”“砰”梵哲咬牙切齿、情绪激动的一拳砸向那厚重的大门之上。只见那朱红大门被其一拳击出一个洞来,摇晃不已险些倒下。

    梵哲弄出的动静惊动了门里的人。

    “怎么回事?去看看!”

    梵哲听见门里夹杂着一些铁器碰撞声的众多的脚步声传来,他有些慌乱,迅速退到墙边拐角处小心观望。

    大门打开,出来了七八个五大三粗、手持兵器的壮汉。这些都是那钱万贯的手下。

    “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你,快去禀报钱老爷!”一个领头模样的人说道。

    几人对着大门一阵观察:“这是拿什么东西打的?竟然打出这么大一个窟窿!”

    说话间,领头人也在四处观察着,想要找出作乱之人。躲在墙角的梵哲见状立即将头缩了回去,继续听着门前的动静。

    不一会儿,那熟悉又可恨的声音便传来了。

    “什么事慌慌张张的!”钱万贯烦躁的说道。他满头大汗身披袍褂,穿着有些随意,看上去好像刚才正在干什么力气活似的。

    那领头模样的人指着门上的窟窿说道:“钱老爷,你看!”

    看着门上的窟窿钱万贯有些意外。

    “嗯~这是谁干的?”

    钱万贯方才正在房中与一丫鬟行那苟且之事,属下慌忙禀报扫了雅兴。

    “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敢砸我钱府大门?去,把那闹事之人给我抓来!我要断其手脚!”好事被搅钱万贯大怒道。

    众人得令,四散而出。这些人手中皆持有刀剑等物,步重而稳,一看便知是些练家子。

    梵哲躲在墙角,府前动静声声入耳。他探了探头,只见有两人正朝他所在的方向走来。

    “这时再逃走只怕会反让人怀疑。”梵哲思索着。

    梵哲虽不知何因得了些蛮力,但又怎能与无眼利器相博?自知双拳难敌四手,又不能现在逃离,他当即将长发抓得凌乱不堪,装作流浪乞丐坐倒在墙边。

    脚步愈近,梵哲使劲地低了低头,脑袋几乎直贴地面。

    “哪里来的乞丐?滚到一边去!”一人用脚踢了踢坐靠在墙边的梵哲。

    梵哲低着头笑回道:“诶嘿嘿!马上就走!马上就走!”

    衣衫破烂、头发凌乱的梵哲在这时看上去到是挺像个小乞丐。他当即起身准备离去。

    在这关键时刻,钱万贯确是听见了动静走了过来,对其手下怒吼道:“你俩干什么呢?今天要不把人抓回来我要你俩好看!吃饭时一个个都快,办起事来磨磨蹭蹭的!快去!”

    被钱万贯一通臭骂,二人点头哈腰连连称是,并快步离去。

    钱万贯转过头来:“哪来的小乞丐!大爷我今天心情不好,你赶紧滚蛋,否则将你腿打断!”钱万贯恐吓道。

    梵哲遮遮掩掩没有搭话,转身便走。

    刚走出三步远,钱万贯奸滑嗓音又是传来。

    “等等…怎么总感觉有些眼熟啊?小乞丐你过来,让我好好看看清楚!”

    梵哲呆立了一会儿,便低着头转过身来,他眼神闪躲,步移如龟走般,朝着钱万贯而去。

    向钱万贯靠近的同时,他也在思量着。他并不是害怕,他只不过是初遇事故,显得有些慌乱、紧张罢了。

    见那乞丐已到跟前,钱万贯大声道:“将头抬起来!”

    梵哲缓缓将头抬起,用手撩拨开垂在脸前、遮挡住了面容的长发,脸色阴冷、嘴角微扬冷声问道:“还认识我吗?”

    “你是…梵哲!你没有死?你…啊…咳咳…咔”钱万贯说话间梵哲出手了。

    梵哲双手掐住钱万贯颈博,将其高高举起,直推到墙上死死抵住,并恶狠狠地说道:“钱万贯!看来是老天要你今日死!我本只想安然离去,回家报平安,过些时日再来找你,可你偏偏要留住我!你本可再多活几日的!既然你一心寻死,那我就成全你吧!”

    “你…咳…啊你…饶了…我吧”钱万贯面色红紫,艰难的说出了几个字。

    梵哲并没有理会,且力度还在加大。

    此刻的梵哲眼神炽热,手臂青筋暴起语重情真道:

    “开设赌庄坑、蒙、拐、骗坑害众人,你是罪恶昭著!以戏法手段骗我钱、财、屋、地,使我梵家众人流离!你罪已当诛!你所作为使得我饱受争议,沦为笑柄!罪是再加一等!使得我母劳累神疲,常日哭泣!更是罪上加罪!使得我父有病无医,卧床不起!你已罪行滔天!”

    钱万贯眼睛瞪得圆圆,有话也无法说出。

    此刻的梵哲正是怒火中烧之际:“想不明白我为何没死?哼~死后后慢慢想!”

    “我本天真善良、无危无害,你却偏要下套害我!使得我一家人无食裹腹,无衣遮体!你是罪大恶极!杀了你都难解我心头之恨!”

    梵哲的心头恨意又有谁能体会得到呢?

    “钱万贯啊钱万贯!你是做恶多端罪恶如山罪责难逃!你是恶贯满盈罪孽深重罪不可饶!你罪!该!万!死!”梵哲喘着粗气,他的话语就如同是能杀死人一般狠恶。

    他胸堂起伏不定,几乎是用尽全力掐着钱万贯的脖子。

    “你所做之恶恐怕不止如此吧?今日万罪并罚!我就替天行道亲手送你入那十八层地狱见那地府阎王,让你受苦受难、受罪受刑!”

    这些事就像是他的亲身经历,但又像是别人的经历,感觉很真切,也很奇怪。

    可这时的钱万贯早已是没了气息,脖子早就被掐断。他大瞪着眼睛满脸惊恐表情,想不明白梵哲为什么没有死,力气为什么那么大。

    ……

    过了许久梵哲才将双手松开。

    “罪有应得,死有余辜!”梵哲看着倒在地上的钱万贯又骂了一句。

    梵哲气息渐渐平复,慢慢冷静了下来的他看了看四周,并没有发现任何人。

    “不行,我得赶快离开!被人发现就麻烦了。”

    “也不知道父亲的病怎么样了。”梵哲自言自语道。

    ……

    “出来吧我的系统!”

    梵哲想了想总感觉刚刚说的话不对,他又自言自语道:“我怎么感觉两个人都不是我,又感觉两个人都是我?…我就是梵哲!嗯!我也是张志!”

    为了检验自己刚刚的神奇一脚,梵哲来到一棵碗口大的树前,他抬脚就是一记鞭腿,只见那树上都缺了一大块。

    走在山路上的梵哲有些奇怪,一直说着些奇怪的话。

    “这是穿越吗?这记忆又是什么情况?”

    一路上,他见树,踢之。见石,踢之。到过之处,见不到一块石头、一棵完好的树。

    玩得正兴时,他突然停了下来,开心的笑脸上突然皱起了眉头。

    ……

    “系统系统收到请回答over!”

    “MMP!不是穿越什么的都带有系统啥的吗?怎么没有?什么玩意!”

    “听不见吗?是不是得叫名字?傻蛋!?二狗!?siri?”

    ……

    ……“糟糕”

    梵哲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他站起身来朝着镇子匆匆走去。

    ……

    梵哲突然闭上眼睛站在原地好像在回想着什么。

阅读世界无边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生小说网(www.3wx.org)



随机推荐:我的姐姐是大明星无上大天尊秦夫人桃运高手快穿影后:攻略男神108式记忆深处有颜色不夜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