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律法的精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崔县令并没料到,方辰竟然对大明律法这块这般了解,不过对于契约文书他已然做了手脚,这才钻了这个漏洞,方辰所言不假,但操作起来却是麻烦,因为严格来说,当初周娇分得方家家产的手段并不光明!

    转而方辰又不紧不慢对周娇道:“虽然当初娇姨你在邻里见证下,巧得了我方家一半家产,但我方家同宗尊长并未出现,如今你再次提起,那我定要去苏州城请长辈来此仲裁,这样才能显示公正吧?”

    看着方辰笑眯眯的样子,周娇气得面色通红,方家的根在苏州城,这一来一去时间且不论,而且一旦方家同宗尊长所知,定然要惊动知州和推官大人,这卷宗就不是崔远一个县令能受理的了。

    周娇看着方辰,“当然若是方家少爷不愿,也可以,只要拿出那新式纺车图纸来换,那处机房场子我可以不要……”

    “县令大人。这不是威胁,士清也不敢威胁于您啊,只是说的都是实话,契约文书定然是真的,上面也有之前盖章,做不得假,只不过这一次就不同了……”方辰的言下之意也很清楚,就是告诉崔远,这一次你收了周娇的好处,二人联合要分方家家产,那他当然不能坐以待毙,要么就搬出同宗尊长,认认真真来算!

    “好你个方士清,真以为仗着安置流民之功,本官就不敢动你么?看来不让你尝尝水火棍的滋味,你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崔县令被方辰戳到痛处,怒不可遏。

    周娇在一旁倒是乐的看到这一幕,她已经买通了当时分家之时的街坊邻里,如今人证物证皆有,她还不信方辰这书生之躯,一通水火棍下去还不打的皮开肉绽?

    “崔大人!”此时,从公堂门口走进一个人出声喊道。

    “分家一案上次不是已经有了定论,何必还要继续,这样未免对方家有些不大公平吧?

    更何况方家公子说的也不无道理,如果真要详细计较起来,怕真要请出太多人来作证,单凭这一纸契约难以让人心服呐!”方辰转头,没想到竟然是李子秋,他双手负后缓缓踱步走进,直接对崔远说道。

    “你是何人?这公堂之上岂容……”周娇捏着兰花指尖声道。

    “周家娘子!本官让你说话没有?”崔远呵斥一声,拍着惊堂木。

    看见李子秋进来,自然面色动容,态度也跟着变化起来。

    周娇没想到有人会突然进入县衙公堂,竟然这般对崔县令说话,更令她震惊是崔远竟然还不怪罪,反倒将自己斥责一顿!

    “快赐座!”

    立马就有衙役搬过来一把椅子,李子秋也不说话就坐在旁边,对着方辰一笑,方辰知道李子秋能来,就是对他最大的保护,光是他的身份就令崔远忌惮,更何况这崔远还欠着他的人情,如何再能偏袒这周家?

    崔远如坐针毡,没有想到这李子秋会来公堂之上观案,他不清楚,为何李子秋会对这个方士清如此上心,两人身份根本是……

    “莫非!”崔远心里咯噔一下,立马就想到了。李子秋是一名小旗官,特地为这个方士清而来,那这方士清的身份还不呼之欲出?

    李子秋连周娇看也未看一眼,而是坐到了椅子上,有人给他端来茶水,他就那么坐着,品着……

    “再怎么说娇姨始终是周家的人,周家乃富绅大户,士清高攀不起啊。更何况士清早有耳闻,娇姨现在可是跟郭甲首在一起双宿双飞,教人好生羡慕的紧呐,只可惜家父识人不清,这才走了多久,世态炎凉啊……”方辰感叹道。

    方辰的这一句话,说的轻飘飘,但是却是如重锤般砸在周娇的心上,她没有想到这才过了多久,原本不善言辞的方辰,如今竟这般伶牙俐齿!

    方辰双手放在袖中,内心丝毫不惧,如今这数百流民都由他安置,这也是他手中对付崔县令的一张牌!

    崔县令面色也稍稍一变,对于方辰话中的威胁,他怎能听不出来,立马就啪的一声,惊堂木一拍!

    “大胆方士清,你这是什么话,难不成你在威胁本官,认为本官在这契约文书上做了手脚不成,不要仗着你对大明律比较熟稔就可以胡言乱语!”

    他与郭正之事原本就是在镇有所传闻,风言风语她到不在乎,没想到这方辰今日这般一说,倒是将她比作那些下贱的恶毒荡妇,千夫所指!

    周娇的面色骤然一变,刚刚还如艳阳三月,现在瞬间成了寒冬腊月,她看着面前这个侄子,忽觉有些许陌生,冷哼一声,不再与方辰多语,“县令大人,这人既然来了,契约文书贫妇也早早呈上,还请您公正断案吧。”

    一想到此处,也算是解了方才心头之恨,周娇不由得就高兴几分。

    听到县令大人发话,旁边的两名衙役们就开始准备对方辰动手……

    “方士清,按照当初周家娘子所拿出分家契约文书,上面财物分配写的明明白白,本官就不多唠叨了。你方家的两处机房场子该有一间要分与周家,但是当初周家娘子怜惜不忍,这才没有强人所难。

    如今方家已然生意做大,按照分家文书所言,你的机房场子需要划出一间归周家,里面的纺车等机子也应归于周家娘子……”崔远道。

    对县令崔远的话,方辰不置可否,道:“县令大人,若是士清没有记错的话,依照大明律法,家财一法中有云家主死后,遗孀若为寡妇,可分的部分田产用以生存,非正房之妾全无子女,如果改嫁便不得带走原夫家产……”

    方辰这才忽然想到,前段时间猴儿对他提过,说机房场子的机工阿信有次问他纺车图纸的事情,但是他当然不晓得,那些图纸也不过是零件罢了,至于如何拼制成形,他一概不知!

    本来这两件事是没有任何关系,不过应是两世为人的缘由,方辰记忆好的出奇,他更是知道这阿信之前便在周家场房做机工,后来才来到方家,很明显是周娇所派来打探新式纺车图纸!

    方辰看着身边的周娇,自己的姨娘,他眼睛微微移动,却没有一丝敬畏之色,只是对自己这个‘父亲’方世鸿感到不值罢了。

    周娇轻笑一声,“呦,这不是方家少爷么,现在生意做得红火见了姨娘也不招呼一声咧?虽说咱们现在分家了,但是再怎么说……”

    县令崔远这才咳嗽一声,看着下面的两人,对于方辰来说,他并不想过于逼迫,毕竟方家的声望在鲁镇还是有的,一门三进士,而且方辰本人也有诸生功名在身,深受这些儒生的拥护,若是稍有处理不当,定然引起那些士绅们的不满。

    而这周娇身后也有周家老爷子,周家是鲁镇大户豪门,但是这周娇却偏偏对经商感兴趣,况且崔远如今也收授了郭正的赠礼,想必这周家娘子也费了一番功夫,所以崔远也是颇为两难,他还要保证在不动方辰的条件下,将这事办成。

阅读明略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生小说网(www.3wx.org)



随机推荐:夫君,请多指教一纸情书入君心重生国民校草:夜少,强势宠!老公狠坏,狠强势!女镇长的贴身兵王我的小妈是首富嗨,我的长腿!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