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对簿公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那这样能赚钱吗公子?随便让顾客吃喝,咱们不得亏死呀?”小蝶问到了这个基本问题。

    方辰笑道:“那就要将这些饭食计划计划,既要盈利也要满足顾客需要,嘿嘿……放心,公子做生意向来只赚不赔!”

    光是想想,方辰就觉得激动,自己将要开创大明朝第一个自助餐馆!

    “啥是自由帮助用餐呢?”

    “县衙来人?”方辰愣了愣,小蝶也有些不解。

    难不成是为了那些流民的事情?可是现在已经基本安置了,一个差役要与我说甚么?

    方辰点了点头,接着门口这才进来一个穿着官服的差役,手里拿着一份文书,对方辰先是鞠了一躬,方辰再怎么说也是举人身份,寻常人见了也要唤声老爷,自然是比这些县衙差役身份要尊贵些,更何况方家还是鲁镇书生心目中的书香望门,也是有一些号召力的!

    看到此处,方辰不由得冷笑一声,周娇便是他的父亲方世鸿娶的小妾,当初让方家几近衰败的罪魁祸首之一,方辰没有找她麻烦已经算好,没想到这娘们如今还反咬一口!

    方辰不用想便知晓这周娇打的什么鬼主意,无非是如今观方家生意做大,想要从中分一杯羹罢了。

    一旁的小蝶也看到此文书内容,更加气愤无比,握着粉拳愠道:“这个周娇内心狠毒,当初害的我们还不够吗?公子可千万不能上当呐,她现在要分家,无非是觊觎咱们那些新式纺车……”

    方辰摆手道:“没事的小蝶,我去去就回来,她奈何不了我的。”

    不知为何,每当小蝶看到自家公子脸上那般从容的笑意,就仿佛没有什么事是他不能解决,哪怕是天塌下来,她都觉得自家公子的怀抱是最为安全之地……

    “公子,小蝶也要随着你一起去,即便不能进公堂,我也要在门口等你安全出来!”方辰正欲走,小蝶却紧紧抓住他的衣袖道。

    方辰心里叹口气,又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好走吧!让车夫把马车牵过来。”

    站在前方等候回复的县衙差役则是有些甚为奇怪,他不明白一个侍女而已,为何方家公子这般恩待于她?

    不过这些却不是他所能想的……

    一行人走出方家门口,车把式也牵着马车而来,将方辰和小蝶迎进了车中,遵着传唤令书赶往县衙公堂。

    县衙公堂之上。

    左右两边各站五名手持红黑相间的水火棍,面色严肃,公堂上方挂着明镜高悬牌匾,下方县令崔远穿着天蓝色官服端坐其上,右下坐着书吏,负责记录双方口述内容,对照核查相关契约真实与否。

    周娇也是站在下方,手里拿着丝帕,一副少妇打扮,穿着一件桃红色长袖百褶裙,下摆已然及地,盘着堕马髻,一根银簪将其束起,虽说一把年纪,却也保养得极好,但是县衙里那些经常沾腥的衙役们,也不禁咽了口唾沫,忍不住偷瞄几眼。

    “方家少爷方士清到!”

    只见门口,方辰着一袭青色长袍缓缓而进,见到县令崔远也只是微微抱拳,“方士清拜见知县大人!”

    方辰原本就是举人身份,这在明代已然属于一种“特权阶层”,似官非官,远在普通百姓之上,见县令而不跪,遇寻常案子而不必亲自到场,这便是其享受特权。

    棉织业和丝绸业紧密相连,方家原本的绸缎铺子、绒线铺子生意就不错,所以方辰并不打算放弃,趁此机会将其都开起来,这些流民都能充当下手,充分利用。

    而方记食铺那边,方辰还是准备重点开发,大明的餐饮业已然极为发达,江南百姓饮食的多样化更是促进其发展,方辰准备将后世的一些简单的经营理念用在现在,比如开一个“自助餐馆”!

    ※※※※※※※※※※※※※※※※※※

    这个经营理念并不难,方辰接下来就是准备根据江淮菜系研究一番,结合鲁镇人喜好,好好准备一下菜单,他相信只要有人尝试后,绝对会生意大火,“现在就等着成爷爷找到地方,开家分号了……”

    就在这会,一个头裹四方巾的小厮前来汇报,打算了方辰的美梦,“少……爷,县衙里来了差役,说是有要事要跟少爷谈!”

    将后世的自助餐经营理念引入大明,这鲁镇就是他的小白鼠,因此方辰准备扩张方记食铺,再寻合适地段开一家分号,寻找和购买合适店铺的事宜,都由成老汉一手操办。

    就这样数百号流民在方家登记在册,他们的住处问题则被安顿在白桥以北的空地,崔县令难得拿出来一部分钱来补贴,据说这还是苏州知府拨的一笔款子,用以安抚这帮流民。

    “方老爷,县令大人有令,周家娘子状告方家分家财产一案还需请您前去问话,这是传唤令请方老爷过目。”这差役在方辰面前不敢托大,老实恭敬地拿着文书手令递到方辰手里。

    “传唤令……现在么?”方辰看了看这文书上面所写,大意无非是周家娘子周娇所言分家不够公正,要重新考虑原方家家主所遗家产一事,其中细节有待方辰前去核对。

    “公子,什么是自助餐呢?”

    “就是自由帮助用餐啊。”

    小蝶想了想立即会意,道:“那就是说只要顾客交够银子,想怎么吃、怎么喝就随他们咯是不是?”

    “就是……”看着小蝶一脸好奇宝宝的模样,托着腮邦,不禁有些好笑,他在想着如何来跟这个妮子解释这个问题。

    “就是让顾客在吃饭时刻自由自在地选择吃、喝一些东西,或立或坐,可以自由自在地与他人在一起或者独自用餐,基本是自己动手,不限时间和饭量,在交够一定费用后即可随意用饭……”方辰废了好大一番功夫,还是解释了很多。

    对大明朝的百姓来说,无论你多么富有,也不如手握田地来的踏实,所以那些商贾士绅即便腰缠万贯,也都会为自己置办一片土地,这样他们才会觉得安心。

    除了置办土地,方辰还准备购买酒坊、在鲁镇郊外开办马场、丝绸铺子等等,这些都可以扩大方家的生意,他已经托成老汉在寻找一处地方买下来,准备购置方家第二处机房场,这样就可再批量生产新式纺车和飞梭,还能多招一批新的机工。

    这件案子上报朝廷后,还需一段时日定夺,洪典吏也成了死缓,毕竟在大明只要是死刑犯,都得上报朝廷,等待天子裁决,所以才有了秋后问斩之说,不过若是遇上皇子或公主降生,说不定天子就会大赦一次,比如弘治七年正月,张皇后诞生太康公主,孝宗皇帝龙颜大悦,就实行了一次大赦!

    除大赦之外,每逢佳节,在茫茫人海的名单之中,就是被天子用朱笔圈住,说明你走了狗屎运,不过这都是万分之一的概率,一般极少出现。

阅读明略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生小说网(www.3wx.org)



随机推荐:魔天惊世剑仙天庭狂想学院论食用狗粮的正确姿势[快穿]三界唯一的男人老公别太暖总裁的身体夺取计划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