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生意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张和尚微微一顿,他二人心里明的跟镜子似的,鲁镇这事上王护法一死,坛内人手空缺,张亮自己存活下来,赏罚功过之后,未尝不可胜任护法一职,接替那王静的空缺,成为接近掌教大人的亲信之一!

    这个位子自张亮来到教内,已经等了足足两年,现在王静一死,大好机会就在眼前,他怎能不心动,与这郭正联手,他当甲首,自己成为护法,潜伏于这江南之地,做一逍遥和尚,岂不快活乐哉?

    “郭甲首,你果真是个明白人啊,贫僧与你说话真是透彻得很呐……”张和尚微微一叹,莞尔笑道。

    对于锦衣卫的手段,那可没人愿意尝试,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张和尚可是听过什么脸上刻字、割鼻子都是轻的,更甚着就是北镇抚司,要是被抓进了诏狱,那就是另一套了,什么剥皮、钩肠等,分分钟教你做人!

    郭正点头,“嗯这件事也不全算是失手,那些狗官定然也不安生,被这么一搅合,鲁镇的安宁就被打破了,不过还有一件振奋人心之事。

    教内在吴县、长洲和嘉定等地又招纳了一批新人,这批薪火吸纳进来足以壮大咱们在苏州地界的势力,并且据可靠消息,总坛那边似乎在谋划一件天大的事!”

    “天大的事?”张和尚眼珠一转,瞬间来了兴趣。

    县衙别院,停尸房。

    这间屋子阴冷无比,向来只有搬尸人和仵作才会进入,夜间,停尸房外围,一队高举火把的衙役们开始换工,四处巡视,今日县衙门口发生如此大事,县令震怒,底下之人莫不噤若寒蝉,都打起来十二分精神。

    此刻停尸房的草席上,一排尸体横列,诡异而阴暗,一张人脸在火把的映照下泛青漂白,犹如森森白骨,他眼睛细细看着这些尸身,最后停在王有才尸体旁。

    一个穿着黑色长袖、戴着细纱小冠的老者收拾木箱,缓缓拔出扎在尸身脖颈和心脏处的银针,不知在检查甚么……

    “怎么样了?”李子秋问道。

    这老者便是崔远派过来的仵作,李子秋专门跟来一起验尸,那仵作将针袋收入箱中,这才躬身回道:“回大人的话,经小人查验此人尸身完好无损,无一处异物导致伤痕,尸骨完好也不似突然发病而亡。

    不过,观之其人内脏器官有马钱子的药性,且其喉部紧皱无比、节节喉骨可见,四肢僵硬。倒像是……身中牵机之毒!”

    “牵机之毒?果真还有此毒流传于世间?”李子秋有些疑惑,他当然听过此毒,当年北宋年间,太祖赵匡胤就曾用此毒下酒赐予南唐后主李煜。

    此毒无色无味,中毒者并不清楚,而且毒发时间快、毒素迅猛无比,当然这只是后世人口中相传的小道野史罢了,至于这位南唐后主到底如何被杀,早已成为一个秘闻了。

    现在牵机之毒已很久不曾出现,并不是说有多神秘,只是制毒之法很多人不懂,即使很多医术高明之人知其成分,也不知如何混搭做出,可能只有那些历史悠久的世家大族或医药世家,才有制药之法!

    “呵呵,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

    清晨一早,又是另一番景象。

    方辰依旧在锤炼身体,每天定量的仰卧起坐、俯卧撑、平板支撑等等,这些都是以前他在特种部队最为常用,也是最为标准的炼体姿势,别小看这些,单说这平板支撑,按照标准动作没有多少人能撑多久……

    还有长途负重拉练,现在方辰也开始了围绕鲁镇一圈的负重拉练,真正成为一个大明朝的健身达人,以前的努力都是一个铺垫,在部队那会时常动辄便是五公里野营负重拉练,方辰常常都是第一,他最懂得什么样的体质适合做这个,所以直到今日才开始实行。

    而在小蝶那边,同样也艰难地坚持着方辰教她的各种动作,朝着大明第一位瑜伽达人而奋斗!

    整整一个上午,方辰才结束了这第一次负重拉练,虽累但也快乐着,坐在自家食铺摊位上喝着凉茶,方辰思考着自己的生意经。

    如今有了这五百人加入他的团伙,就得考虑规模经营了,买房置地这都是得要的,这些流民可以成为佃农,方辰则可以将土地租佃出去。

    “那这个人会是谁?”

    郭正背着手在房间来回踱着步子,低头思量,心想:“到底会是谁呢?我在鲁镇这么久,根本没听过来了这么一个高手,难不成是……”

    再者,这人今日露面为解县衙之危,并且能够作崔县令的替身,那就是说这人是官府之人,并且其位置并不在崔县令之下,左思右想之后,结合这两点来说,郭正还真给他瞎猫碰上死耗子,找到了这个答案!

    “不知张师兄,哦不,张护法准备接下来作何打算?”

    “这里是不能呆了,索性还有你尚未暴露,为今之计只有继续潜伏下去,我得回去禀告掌教此事,待掌教大人另做打算。”

    许久后,郭正的眼睛瞪得贼大,他脑门一滴冷汗流下,看着张和尚,苦笑一声:“怕是只有那一类人了。”

    “哪一类?”

    “具体我也不大清楚,这还是数月前从一个总坛朋友口中偶然得知,到底是道听途说还是确有其事就不得而知了。算了不多说了,这件事就算暂且搁置,以后或许还要张护法多多帮助!”郭正抱拳作了一揖。

    “今日就在你这借宿一晚,明日一早我就启程离开鲁镇。”张和尚道。

    张和尚有些虚,对于锦衣卫他也是知道的,以前在罗教时,便听说过其手段,当年永乐年的唐赛儿一案,让白莲教损失惨重,全靠锦衣卫的情报网,其爪牙更是遍布大明朝各地,可能你正在面馆吃面,旁边坐的一个就是他们的人,只不过你还不清楚罢了。

    “怎么会……难不成咱们的事败露了?这不可能啊,掌教大人筹划已久,这事也就坛内仅有的几个护法知晓,就连这事若非当初王师兄告知我,我还蒙在鼓里,他们怎么可能?”张和尚有些慌,也有些不解。

    “但对你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啊,张兄!”郭正眼睛看着张亮。

    一想到这里,张和尚就不得不慌,郭正摇头道:“这倒不可能,就算真是锦衣卫又如何,咱们平头百姓与他们井水不犯河水,再说了,这事他们怎能知道,掌教的手段你又不是不知晓。

    知情者已纷纷引颈自杀,王秀才也是一具尸体,难不成他们还能从尸体上摸出幕后者?我从未露面,幸好你也没有,王护法死之确实可惜,再说实话,那就是死的有些蠢了,但……”

    郭正所知皆是来自于手下人汇报,在张亮口中再次验证之后,他得出了一个答案:“这个人绝对不是崔县令!”

    “不是县令?你是说,县令另有其人,今天这个是个假冒的?”张亮觉得不真实,差点吐血。

    “锦—衣—卫!”郭正一字一顿道。

    他的推测并非毫无道理,一个武功如此之高的人,能够击杀坛内的王护法,但是他一个在鲁镇数年之久的甲首都不清楚,也从未听过,这就有些离奇。

阅读明略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生小说网(www.3wx.org)



随机推荐:一医成瘾:神医王妃惑天下闪婚密令:军爷宠入骨都市之武道系统快穿之女王保卫战绝代医妃私欲萌宠红包群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