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乱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仍穿着当初见方辰那身圆领丝罗员外衫,面色漂白泛青,只要见过之人,便一眼能够轻易记住他的模样,李子秋仍旧一身商人打扮,这样走在街上与寻常人无异,即使到了这里,任谁也不会猜到他得真实身份,竟是一名锦衣卫的小旗官!

    锦衣卫的最普通者便是如方辰、高灿这般,隐匿在各地的校尉、力士们,他们的上头便是李子秋这样的小旗官,下有十余个校尉不等,小旗官是从七品官职。

    如崔远这种,乃一方知县父母官,是朝廷正七品官职,在锦衣卫里只有往上的总旗才能平起平坐!

    侬现在就去接应洪典吏,告诉他一刻钟之内赶不到,立刻滚蛋!侬晓得吧?”

    所以话这么说,单凭李子秋的身份,崔远还不敢在李子秋面前摆知县架子。

    “呵呵,李兄侬说的轻巧滴,侬可知道,这次的流民潮有多少人么?五百人!整整五百人!”崔远伸出五个手指头,一旁的县府杂役立马上前揭开茶盖,续好茶水,又给李子秋续了一杯。

    崔远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有我在这崔大人还不放心么,那些个刺头我自会替你解决!”李子秋道。

    崔远恍然大悟,“李兄高见,你是说一手震慑,一手安抚?怪不得……哈哈刚柔并济,李兄这一手太极打的着实是妙啊!”

    “如此就多谢李兄了,只是这样一来崔某又欠了你一个大大的人情呦。”

    “那个……洪典吏?”

    “就让他给那个王秀才陪葬吧!”李子秋说这话时表情冷漠,并无波动,徐徐地呡了一口茶,喉结上下滚动。

    “只能如此咯,洪典吏你可别怪本官翻脸咧,为了鲁镇安定大计只有如此……”崔远从府堂大门看向仪门方向,幽幽说道。

    当然这件事,其他人并不知情,此刻洪海升正奋力地往县衙这边赶来,那些平时待定补录的乡勇卫兵也纷纷赶来,跟县衙的巡捕衙役们会合起来,官府的队伍逐渐慢慢壮大。

    而方辰和高灿、史进等一群老儒生们,也紧跟脚步,往县衙这边赶来,场地开始从镇东港转换到了县衙门口。

    鲁镇镇中百姓的生活彻底被搅乱,现在已经到了酉时一刻,日头西落,从东关正街一路前行,路上的行人望之皆都避的远远的,生怕被牵连其中!

    数百号流民队伍抬尸而行,浩浩荡荡地朝着县衙而来。

    ……

    县衙门口。

    那股流民皆是郭正豢养的家眷和手下,也在此所有的白莲教徒,现在都由张亮带领。

    “你们害死王秀才,今日我们要讨一个说法,县令大人若是再不出来,我们可要进去请你了!”张亮冷声喊道。

    “出来!出来!”

    后方,声势浩大的流民队伍接踵而至,声音如潮,“手刃狗官!”

    “讨个公道!”

    “……”

    流民们各个群情激愤,王有才之死彻底激起了他们内心的怒火,所有人拿着刀叉来到县衙门口示威,五百号流民尽数包围了整个县衙大门!

    此刻站在青石台阶上方那些个持刀衙役们,早已被吓的面灰如土,他们哪里见过这等浩大场面,本想着打个酱油,从未想过这酱油一打就得搭上小命啊。

    史进也是无可奈何,现在那些流民更是个个义愤填膺,根本没人再相信他们,王秀才之死在前,现在彻底成为了导火索,引爆了所有人的内心,流民们呼喊着,最前方人群中,四个汉字抬起王秀才的遗体,跟着那些官府衙役的屁股,抬尸而行!

    数百号流民队伍庞大,根本不在理会这些老儒生和方辰他们,直接从官道向镇中而去……

    崔远唾沫星子飞溅,指着旁边站着的一名衙役使唤道:“侬过来,洪典吏什么时候能到,本官的话有没有给他带到?”

    不过锦衣卫向来是大明的特殊部门,别说寻常官员,就是皇亲国戚、封疆大吏被盯上,也莫不心惊胆战,洪武朝那会,宰相胡惟庸可都是被人家搞掉了,还有开国大将蓝玉,这可不是开玩笑!

    要真掐起来,单凭锦衣卫的情报网和爪牙,想搜集什么证据,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此刻,鲁镇县衙门口。

    一小股穿的破破烂烂的流民,已经聚集在县衙大门口,只不过比起刚才来说,人数便少的可怜,只有二十余人,各个手中拿着刀棍,细看之下,前方有一个剃着光头的和尚,正是张亮,他此刻也换了一身满是补丁的破布长袖,混在人群中央。

    “当然单凭抓住那些带头闹事者还不足够,其实那个王秀才死了也好,不管是如何死的,等到事态激化,那些有心者必定显现人形,咱们先借他们人头一用,震慑住这些个流民!

    然后么……一手再实行之前崔大人的安抚政策,那些个老儒生们还是需要的,放这些流民入镇定居,由方家和高家将让他们安置下来,让他们稳定生活,才是解决此事的大道。”

    这小衙役被吓了一跳,他许久未见过县令大人这般发火,立马恭恭敬敬回道:“禀知县大人,已经传到了,洪典吏现在就在赶来的半路上,应该……应该一刻钟之内便能到!”

    “一刻钟?去你娘的,门口这拨贱民都快打进县衙来了你看到没有,他们这般无法无天,还有没有将本官放在眼里,想造反不成?

    “县令大人何必这般心急,让他们闹闹岂不更好,俗话说擒贼先擒王,如此一来谁闹得最欢腾,咱们不是一目了然,事后将他们一一抓起来砍了,以儆效尤不就可以!”说这话的人,自然是另一个端着茶杯的人——李子秋!

    “是,是……”

    “还不快滚!尼玛的!”崔远气得坐会座椅上,右手拿起桌上的茶杯正想摔,但看到现在就剩了两个茶杯了,他只能忍住内火。

    方辰和高灿将史进等一群儒生拉到一边,看着洪海升带着巡捕衙役们飞速撤离,赶赴县衙方向,后方腾起一袭烟尘。

    “这……这可该如何是好啊?”那些老儒生们个个心急如焚,眉头都皱成了八字形。

    他们面对的正是县府衙门,左右两边的石狮子漆黑如墨,青石台阶之上,一排衙役们各个持刀而立,一手按刀鞘!

    而县令崔远此时则是在府堂里气得跺脚,一手一个茶杯,一手一个花瓶,“侬个挫佬!(你个王八蛋),老子让你们入镇定居,免你们一死,这帮贱民竟还敢公然围了县衙大门,无法无天!真是无法无天!”

阅读明略最新章节 请关注永生小说网(www.3wx.org)



随机推荐:鲜妻太火辣:军少,快接招圣堂之城军少宠妻:老公,放肆撩穿书之浮梦三生一不小心怀个崽[星际]穿越之武通万界都市超品医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